种桃生

生人勿近 谢谢

存。

新楚杀旧楚,彭城终易主。

欲伐无道,祖龙已死,无道仍存,当诛暴秦,阿房一炬,暴秦又生。当日的函谷关我确实守不住,章邯却也不配安享关中足俸。社稷一土何轻,领之西南归,栈道在身后毕毕拨拨,升青烟是为了迷惑紧盯着的眼,却也翻来迷惑了几多我军我民的心。

何如?拥一隅期传万世乎?
东天下,一长叹而罢手乎?

不是取而代之,而是当示以人们完完全全的我。
不类陈涉,他的宁有种乎是真话,高卧陈城不管洪水却也是真。我刘邦和他们,是真正不一样的,我为新,我为黔首景从,为望之归,世上——应当有我的名。

旧社应当破除,旧的礼节太繁冗造作,而旧的律令更是吃人恶虎,数来是头一道肩上沉枷。旧的王虽又麇集羽翼,但在新的土地...

我的手在抖,我是不是要死了啊

Ладно

“这儿,这儿。”整齐细密的一把声音缠绕上来,如一位雌性软下腰铁了心要拽自己下去。

“啊,这儿,是这儿。”眼皮上长时烫着的两颗烙铁挂不住了,将和倦乏一起掉下来,但不给人安息的是,右侧的额头内里两寸半处隐痛难止,低头欲解脱,拨开水藻的青丝,捞抓水面之上的空气,如同把住情人细嫩的腕,做一项神圣而抚慰的工作。经过清理的干净铁器锋利地吻上淡色皮肤,裹在奶油脂里的青紫面筋快活的跳动。如自由的蛇盘上亚当妻子丰满甜蜜的胸脯,而且这并不像推送,是抽取,能抽取肢体中所有的不开心。

“所以来吧,来。”

[邦信]万事

你也要效仿那武臣吗!我也要像吴广一样,死在荥阳山岳之间吗!一瞬间难置信,恨不能扯破这帛书半尺。

“好,好。”

手边碗盏被掼出去,碎片带着怒气,刀子似的溅开,一帐震动。

回过神的时候,子房拽着我袖口。风云巨变只在一眼间,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又重新把视线投到手中帛书。手虽微微颤抖,但说来奇怪,此时这帛捉起来已不那么烫手了,还是一条普通的绸布,满布着普通的墨字。但下一秒又不是了——仿佛它回到染坊中的岁月,很多的颜色从其中涣散开来,有的像男人的黄臂膀,有的是女人的憔悴唇脂,并着孩童追逐时高举的碧色纸鸢。

“大丈夫!……做什么假王。”

我让那瑟瑟的使儿过来,又搪塞了两句有的没的,重要的是不能从那...

不配嗔痴

大师说话,红尘子听着。

大师说,按施主的生辰,命里不该往东。

这是在算命,是红尘子在街上晃荡时,看见大师落座,开了卦象升了旗子。红尘子便临时起意,跟着人群求了一卦,其实他不信这个,只是怀着有意戏谑的心思接近这人。

什么不能往东,家业在东,迟早要去的。当时红尘子口无遮拦,怎么说就怎么想了,不过也许是出自搭讪,所以并没顾礼节。大师听了,沉吟一句,告诉他,若无法避,当自警。

红尘子点头谢过,实际却在心猿意马。

大师不是庙里的僧,所以同行们晨钟暮鼓的时候,他在街坊里摆摊赚钱。他甚至不是清规戒律的施行者,红尘子第一次见到他时,是在花楼池座里,红尘子眼光捉住他,于是叫住他,大师闻声回首,神色余着...

[吒戬吒无差]国王与龙

午休时的速摸,一个奇怪的pa,也许和我臆想出的杨戬的矛盾性有关。
哪吒视角,凭看客自取。

春天的骤雨,夏天的金色灰尘,秋的白霜和冬的雪,它们日夜催打,铸成一件刮痕满身的老器物——一盏灯,遭原主遗落,在星夜下沉默。它铁罩下的火舌蔫黑而卷曲,似割去舌肉的奴隶,再没有一双皲裂的手提着它,带着它紧张地行走。

失了主的灯,一件不祥的器物,我却开始咂舌,终于,终于尝到一丝征途赐予的兴奋。

“帷幕半掩,火光晃荡,湿雾朦胧,胆怯模糊的问询,忽然遭打断的远处鼓点。”
“炸裂耳膜的一声长达七秒的颤动嘶吼,急劇游来的如天空崩落的浓稠阴影。”

——是大小节日时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布景。

瞳色堪称缤纷的各国名角从后台...

这里。
墙上的爬山虎还没来得及摸到水面,钟楼的脚手架已经在拆了,萧何没见着刘邦,吕后请他去见另一个人。那个人还很年轻啊,跟他们相比,简直和张良药园里新种的苗一样年轻。

因此啊也就不奇怪,年轻的人做出的决定,并不该根据我们已经知道的历史结果来判断对错,他好像恋爱了呀,他大约是一见钟情,又可能不是。

言情剧最虐的地方正在于已经在一起,生了猜疑,这猜疑不是无故起,但是脱不了欲加之罪的名,更何况女主还痴忆着那天她飞奔来见自己的情人时,旷野的风呼啦啦吹打着黄草。

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那时笑得像傻子。

男生确确实实朝自己伸出手了,就像那年第一次见,他笑得那么好看呀,但是他不记得,她一直记得,且挂在...

[水果组]无题

人群急着赴餐,于是虽然才刚刚放课,走廊里的脚步声已渐至稀疏。

橘右京整理着桌上的文具,抚平书页上被无意中压折出的边角,接着他顿首思考了一下今天的论文头绪,然后将散落桌面的橡皮屑扫进带着的小胶袋,将钢笔妥妥帖帖插进绒布笔套,最后全都收进书袋里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朝手机看了看。

果然,正在此时,来了电话,陌生号码在泠泠的铃音里亮在屏幕上。这一家元是城里一家新开不久的料理店,因此可能还未有人标记它作快餐配送。

他清清嗓子按下接通,将听筒靠至耳边。

不期传到耳里的却是一句咒骂,带着危险的火药味儿,尖锐到似乎顿时从电磁里化了形窜出来,直戳他耳。

WHY NOT STAY IN YOUR F**...

[德古拉独白向]挚友啊,请拥抱我!

时隔多年,我又看见他了。
我很高兴,对他说话。
用最亲的语调,呓语情话的温柔。

您是在想念我吗?
那么不要再提我的圣殿之名。

我已经堕落啦,且我的堕落全是我咎由自取。张良他已经重回伊甸,在四大河流的发源地为我们祈祷,希望可见原罪随水波稀释。而对仍然蒙昧双眼的可怜的人们来说,他死了。他的死是让草木都痛心而遗憾的。而随之而生出的我的背叛,只能算茶余饭后的谈料,没人会在意。

我知道我本是不可教化之徒,在福音的管教与压束下尚可做点并不伤害天理的事,如今折堕回黑,折堕回夜,也是我的宿命所在。我记得,圣书说该隐杀亚伯,所以夏娃亚当才赋命给塞特,如此塞特理应感谢该隐。

因为宿命是不可挽的,正如您的齿轮说一...

[史向信独]途

韩信坐在车上。

车是驴车,载着体积夸张的马草和沉默的人,摇摇晃晃,速度么,全由着那拉车的牲畜大人,由它肚子的饥饱程度和心情的好坏度构成的某种一次函数而定。至于这路,长,且不平,剩下的绝对长于已走过的,真他娘久啊,像圣人笔毫下救世的道,他想。车轱辘每从一块雄伟的石上碾过去时,整辆兽车,从驴的绒耳到尾鞭,从吱呀的轴承到疏仄的木板,都有骄傲响亮的一振,先上下,再左右,嘚瑟而高兴,似乎攻克了一个城池似的。他也跟着抖,意识,和物质形态。

车上不止他一个人,有好几个老他几轮的叔伯,凭面孔难分辨,事实上他并没有放眼去打量,尽量平静地呼吸,缄默地眨眼,上下睫毛相碰,唇微抿,现在不是该赚存在感的好时间。好几...

©种桃生 | Powered by LOFTER